技能教学

“徽州天路”连红村

时间:2022-01-09 10:48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 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徽州天路由安徽省歙县境内的狮石公路和休宁县境内的璜尖公路、白际公路共同组成,宛如天上的一条彩带,引着我们奔向一个声名远播的百红村狮石。 狮石村坐落在歙县最南端,一脚踩两省三县,东连浙江省淳安县中洲镇,西接休宁县白际乡。威风岭、啸天龙等十余座

  “徽州天路”由安徽省歙县境内的狮石公路和休宁县境内的璜尖公路、白际公路共同组成,宛如“天上的一条彩带”,引着我们奔向一个声名远播的“百红村”——狮石。

  狮石村坐落在歙县最南端,“一脚踩两省三县”,东连浙江省淳安县中洲镇,西接休宁县白际乡。威风岭、啸天龙等十余座海拔千米以上的高峰携手低岭的地理环境,注定其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。

  1927年,方志敏领导的工农武装1000多人到达狮石一带开展农动,播撒革命火种,在鸡公尖与反动武装展开战斗。1934年9月,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后卫部队在送驾岭阻击反动武装,掩护主力部队翻越30千米的大连岭向歙县石门方向转移,史称“送驾岭战斗”。

  送驾岭,高不过百余米,名气却相当大。先有朱元璋转战此岭,“万民送驾”而得名;后有粟裕亲自指挥后卫部队在此拖住敌人。当年33名红军在战斗中负伤,被百姓抬着往狮石赶。途中,两名战士因伤势过重而牺牲,其余被秘密安排在百姓家里养伤。不久,由于奸细告密,31名红军伤员被穷凶极恶的敌人杀害。令人震惊的还有发生在1936年的“狮石惨案”,16师围剿狮石,当时红军的有生力量已经转移,敌人扑空后便惨无人道地杀人放火。然而,敌人的血腥屠杀吓不倒狮石的英雄儿女。谢翠荣大雪天穿着草鞋步行30多千米,往返于狮石与南源之间给红军送情报。1936年底,100多名村民踊跃报名参加红军,因此留下“百红村”的美名。

  红旗、红星、红墙装扮着红军路,红灯笼、红展板、红楹联装饰着革命村史馆,路边那棵千年红豆杉,也努力向我们展示着当年的红色印记。走着、听着、拍着,心中对狮石人民的崇敬之情油然而生。

  狮石革命村史馆由程氏宗祠改建而成,馆内只保留着一块“树德堂”的牌匾和一副“派自江东源为新安太守以至篁墩而迁龙山淘公派,支从河西乃处大程乡村徙由槐塘即居狮石荣祖支”的楹联。

  村支书谢神忠告诉我们,程姓是狮石的主姓,始祖是宋朝末年从今歙县郑村镇槐塘村迁徙过来的。祠堂里的这副楹联时刻在告诫子孙不要忘记自己是槐塘程氏之后。槐塘距离狮石80多千米,途中还要穿越千亩原始森林,万亩竹海,山高路遥道难行。

  说到行路难,这是狮石人的痛,一代代狮石人盼望着有朝一日公路能够翻山越岭修到家门口。2006年,狮石终于成为全省最后一个通公路的乡村。可是,受地质、气候、资金等因素的制约,没有硬化的公路又让村民吃尽了“晴天一身灰,雨天一身泥”的苦头。更糟糕的是,塌方不断,险象环生,这条公路几乎废弃。

  2017年,安徽省选派干部走马上任狮石村、扶贫工作队长。这里有烈士潭、红军树、红军洞、红军战壕、方志敏驻地等丰富的红色资源;也有乌鱼潭、仙姑洞、古栈道、硫磺温泉、天然香菇、野生木耳、高山云雾茶等丰厚的绿色资源,“红+绿”的脱贫致富路径逐渐形成。

  “要脱贫,复修路。不管困难有多大,也要啃下这块硬骨头!”工作队队长曹健坚定地说,积极争取修路资金,村民们也自发投工投劳,不仅全面修复了原先那条几乎废弃的公路,还将公路修整成宽6米、长28公里的水泥路,增建护栏、路灯、观景台、旅游公厕、手机信号塔……终于建成“华东地区最高、皖浙赣边区最红”的徽州天路。从此,山不再高,路不再漫长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
Power by DedeCms